精品玄幻小說 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 ptt-第121章 連連看十三相伴

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
小說推薦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无限游戏:我靠抽卡成团宠小锦鲤
郁嘉年淡淡的撇了见识一眼,缓缓将目光转向安岁岁。
觉得眼熟,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至于安岁岁的提示,那太抽象了,完全想不起来。
他停顿片刻,故意用挑拨的语气说道,“你们是临时队友吧?可别被这家伙骗了,他看上去性格很好,待人很热情的样子,其实心比谁都狠,冷酷又无情,关键的时候捅你一刀也是有可能的。”
“跟这种人合作,呵,前路堪忧啊!”
简时摩擦了一下,手上的镰刀,神色阴郁的盯着郁嘉年整齐的燕尾服。
不光是燕尾服,这家伙头上戴了一顶绅士帽,手上还带着一双白手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参加什么宴会呢。
“进游戏居然穿成这样,你怕是脑子有点问题。”
ももみた日记
“该不会是为了面子吧?说到底,这世间还能有比你更虚伪的人吗?”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互相揭底,辱骂了好一会儿,直到安岁岁有犹豫豫地插了进来。
六年磨一剑 小说
她先是看向郁嘉年,然后又看望了眼简时,在两人吵闹的辱骂中,忽然来了一句。
“看来是我会错意了,原来他喜欢的是简时啊!故意接近我是为了套简时的消息?”
安岁岁说话的声音虽然不算大,但两个处在紧绷状态的人,无感何其敏锐。
将她随口的碎碎念全部听入了耳中。
刚才还热火朝天的骂架忽然安静了下来。
场面死一般的寂静。
郁嘉年仿佛听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一寸寸龟裂。
简时同样好不到哪去。心里像是吃了屎一样难受恶心。
安岁岁却会错了意,看着两人便秘般的表情,小手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抱歉抱歉,我不该把你们的秘密说出来。不过你们也真是的,都星际时代,同性相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至于什么遮遮掩掩的吗?爱要大声说出来,知道吗?”
这下两人再也忍不住了,两道幽深的目光齐齐看向安岁岁。
安岁岁还要喋喋不休的小嘴蓦然堵上。
她忽然觉得氛围有些不对,决定先走为妙。
反正目的宝箱已经被她挖了个七七八八,剩下一点礼物给这位后来者也不去不行。
曉風陌影 小說
谁让他可怜,爱而不得,还不好意思说呢。
安岁岁站起身,大方的挥了挥手。
“行了,我知道我在这是个电灯泡,我走还不行吗?你俩继续打情骂俏吧。”
简时差点被安岁岁气吐血。
如果不是她将郁嘉年也拉下了水,他甚至怀疑安岁岁是郁嘉年故意花钱来气他的了。
瞧瞧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简时脸色黑的彻底,在安岁岁将要开溜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低吼了一句,“站住,谁让你走了!”
安岁岁满眼茫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简时不再理会她,胸腔中一股郁气急需发泄,目光重新放在郁嘉年身上,毫无征兆的发动了攻击。
巨大的镰刀在黑夜下,更像是索命的亡魂。
毫不留情地攻向了郁嘉年的方向。
郁嘉年早有准备。
他也是忍受不了跟简时扯上关系,眼眸一沉,狂乱的扑克漫天飞舞。
遮挡简时视线的同时,从帽子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黑色木棍,迅速拉开距离。
他可不是简时这个莽夫,没必要跟他贴身肉搏。
呵,莽夫的优势不过如此。
黑色的木棍在郁嘉年的手中变化多端,竟真抵挡住了简时的攻势。
两人打的热火朝天,难解难分。
安岁岁被简时喝住,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上去帮忙,还是等待这两人打出个结果。
她要是去帮忙的话,该下手重一点还是轻一点?
下手重,简时会不会怪她伤害到了他的恋人?
下手轻了,简时会不会觉得她趁机调戏对方?
毕竟郁嘉年的长相很容易勾起女孩子们心中邪恶的念头。
斯文败类嘛,多刺激啊!
刚刚才给简时留下过老色批的形象,还是不要上前干预了。
安岁岁犹豫了一会儿,心想既然这两人决定敞开心扉聊上一场,那她就继续挖宝藏了。
不再理会打情骂俏的两人,安岁岁拿着小铲子跑到边缘地带,将剩下的几个宝箱也挖了出来。
郁嘉年余光一瞥,猛然清醒。
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都是简时这狗东西,居然让他把最初的目的都忘了,
无数的扑克呼啸而来,切割掉简时的雾气,直接冲向了正在后方挖宝的安岁岁。
同一时间,郁嘉年甩脱了简时的纠缠,一个闪身出现在安岁岁的后方。
他举起木棍,刚要做些什么,表面上专心致志挖宝的安岁岁却霍然回头。
两支小小的红色犄角散发着幽幽的红光。
就连湿漉漉的眼睛都已经弥漫了一层惑人的红色。
郁嘉年动作一顿,眼中闪过短暂的恍惚。
回过神,便见一张渔网兜头罩下。
他目光一凛,将木棍塞回帽子里,手中的扑克再次出现,眨眼间就将郁嘉年的身形挪移到另一个方向。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看上去无比普通的渔网居然没有顺势落下,而是像被风改变了方向一般,晃晃悠悠的继续向他落脚的方向追来。
如此闪避了两三次,渔网一直没有落地,紧紧追在他的屁股后方。
佟歌小主 小說
郁嘉年显然明白了什么。
是有追踪功能吗?
倒是个不错的道具。
他显然已经明白,自己再继续这样闪躲于事无补,尝试用扑克牌切断渔网,却被渔网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黑雾都给抵挡了下来。
又是简时在捣乱。
郁嘉年面色不愉。
安岁岁速度很快,已经将最后一个宝箱整理了出来。
而简时也不再追着他打杀,懒散的倚靠着一块墓碑,像是看猴一样看着自己被一张渔网追逐。
“好处已经被这俩人掏干净了。”郁嘉年低声呢喃。
没特别的情绪。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道具卡,道具卡飞向渔网的方向,抵挡住了渔网继续捕捉的架势。
趁此时机,郁嘉年的身形已经重新融进了夜色里,消失在两人眼前。
切,没胆的家伙,这就跑了。
简时仿佛对郁嘉年很有意见,冷嗤一声,走上前收起落地的渔网。